空襲,又是空襲。美國針對伊拉克境內原教旨極端恐怖主義武裝——“伊拉克及黎凡特伊斯蘭國”(IS)目標的空襲始於8月8日,9月22日則開始越過敘伊邊境,空襲敘利亞境內的IS目標。迄今美國已動用了包括F-22、B-2等此前從未上過戰場的明星武器在內,各種可能的空中力量,錢也花了不少(月軍事開支可能達到10億美元)。
  但除了派往伊拉克、逐步“添油”才達到的1600名美軍顧問外,美國用於對付IS的“法寶”,似乎只有空襲、空襲、空襲,只是從伊拉克中部炸到北部,又從伊拉克境內炸到敘利亞境內。
  不光美國,其盟友也如出一轍:9月23日加入的法國、26日加入的英國、丹麥等,助拳的方式,是清一色的空襲——只是光炸伊拉克境內目標,不炸敘利亞境內的;沙特、約旦、阿聯酋和巴林四個阿拉伯參與空襲的國家追隨美國進入了敘利亞領空,但同樣除了空襲,還是空襲。
  然而光空襲有用麽?
  IS已經營了1年多,根基深厚
  和平民目標混雜,難靠空襲摧毀
  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中東反恐專家娜塔莎·昂德希爾認為,空襲來得太遲,IS已經經營了1年多,根基深厚,很難靠空襲摧毀;一些法國和荷蘭的分析家則在“歐洲新聞”電視臺上指出,IS和平民目標混雜,“伊拉克式”有地面武裝(但不靠譜)配合的空襲尚且只能阻滯、無法清除其軍事威脅,何況“不接地氣”的“敘利亞式”?美國眾院議長約翰·博納9月28日索性指出,空襲根本無濟於事,美國最終可能別無選擇,只能將地面部隊派回去,奧巴馬如今這種猶豫不決、逐步升級的戰略,只不過是多走彎路多浪費人力物力罷了。
  博納是共和黨人,唱奧巴馬的反調不足為奇,但他的“光靠空襲沒用”論卻並非沒有道理——否則奧巴馬也不會緊張到當天便回應了。
  當天稍晚,奧巴馬接受CBS“60分鐘”欄目記者史蒂夫·克羅夫特採訪時坦率承認,美國情報官員低估了IS的威脅,並對伊拉克軍隊的戰鬥力估計過高,誤以為後者(在地面上)足以應付IS,他也承認必須得到地面部隊的配合,打擊IS才能收到顯著成效。
  奧巴馬稱伊本土“地面部隊”將配合
  但這樣的部隊既不可靠、也無效果
  然而奧巴馬所指的“地面部隊”並非美軍,而仍是當地的武裝——伊拉克軍隊、庫爾德民兵和所謂“溫和敘利亞反對派”。當天更早些時候,國家安全顧問托尼·布林肯對CNN “國情咨文”欄目稱,奧巴馬的戰略“和過去非常不同’,不會派遣成千上萬美軍參戰,或花掉幾萬億美元,而是為當地武裝提供支援,讓後者參戰,這顯然符合奧巴馬自競選以來的一貫基調,以及此刻美國政府所採取的戰略。
  問題在於,這樣的“地面部隊”既不可靠、也無效果:伊拉克軍隊受制於國內複雜的教派糾葛,戰鬥力大打折扣,且作戰最積極的什葉派士兵、民兵,背後又站著個讓美國人放心不下的伊朗;庫爾德武裝在近期戰鬥中已表明不是IS對手,且這個“世界上人數最多的無祖國民族”本身就是中東最危險的跨國不穩定因素之一,真的把他們武裝到比IS更強大,誰能擔保他們屆時不會比IS更危險——或至少更叵測?至於“敘利亞溫和反對派武裝”,經過兩年多的敘利亞內戰,誰能擔保、誰又敢相信自己訓練的戰士“滿師”後依然“溫和”,或支援給他們的武器不會通過種種渠道,成為反嚙自己的毒牙?
  奧巴馬用空襲顯示“我在作為”
  至於效果就只能再說了
  正因如此,即便奧巴馬本人也坦承,光靠空襲解決不了問題。
  但又能怎樣?
  美國的中東盟友或多或少和敘利亞內戰有關,他們可以在空中助戰,但“落地”的風險和代價,卻是他們不敢輕易嘗試的;歐洲各國迫於國內民意,越來越謹慎地把反IS和干預敘利亞內戰區分開,連空襲都是只炸伊拉克目標(因為伊拉克政府正式邀請他們炸了),不炸敘利亞目標(因為沒人邀請,且找誰邀請都有政治風險),就更別提“落地”了。而美國則更麻煩——當初決策從伊拉克撤軍的就是奧巴馬自己,如今倘再派回去,政治後果可想而知。
  所以9月28日的講話中,奧巴馬一方面坦承“光空襲沒用”,另一方面重申不打算“落地”,更特意強調“這不是美軍參與的一場新戰爭”,按照《紐約每日新聞》的評論,言外之意是“在IS問題上我們的確搞砸了,但至少我們還在管世界上的亂子”——說白了就是用空襲顯示“我在作為”、“只有我還能這樣作為”,至於效果就只能再說了。
  反正他已不止一次強調,此次對付IS的軍事行動雖不會像過去十年中美軍一再卷入的戰爭那樣勞民傷財、曠日持久,但“也不會一蹴而就”:且候著吧,反正我的任期還剩兩年。
  (原標題:美國用於對付IS的“法寶”似乎除了空襲,還是空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bbubd 的頭像
ibbubd

英格蘭

ibbu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